空氣污染正在傷害你的心臟

2518次阅读
尚無留言

空氣污染正在傷害你的心臟


空氣污染正在傷害你的心臟

「一天 24 小時、一年 365 天,無時無刻,而且無法自力救濟。」談起空污,台大公衛學院副院長詹長權眉頭深鎖。他說,兒童每分鐘要吸 6~7 公升空氣,相當於超過 3 罐家庭號鮮乳的容量。成人每分鐘要吸 7~14 公升空氣,每天合計 1~2 萬公升,可以裝滿 80 個標準浴缸。劇烈運動時,每分鐘更要吸超過 50 公升空氣。算算人每天吸入空氣的量有多大,就能明白自己每年吸入的致癌物,分量驚人。

以世界公認的一級致癌物——細懸浮微粒(PM2.5)為例,台灣健康空氣行動聯盟取得環保署自動監測資料,算出 2014 年 PM2.5 平均值將近 30 微克╱ 立方米,是世界衛生組織建議值的兩倍。污染最嚴重的前三名,是前鎮、左營、前金,都在高雄市,還有 10 個測站 PM2.5 良好日數為零,分別為台北市大同站和中山站、新北市三重站、台中市沙鹿站、台南市新營站與台南站、高雄市左營站、鳳山站、小港站及屏東縣屏東站。

【小筆記】PM2.5 是什麼?

粒狀污染物只是空氣污染的一種,包括懸浮微粒、落塵、金屬微粒、黑煙、酸霧、油煙等。細懸浮微粒是粒徑小於 2.5 微米的粒子,可分為原生性和衍生性。原生性 PM2.5 代表排放後未經化學反應,來源包括海鹽飛沫、工地粉塵、交通揚塵、工廠排放。

衍生性 PM2.5 是在光化學反應後才形成,主要為硫酸鹽、硝酸鹽、銨鹽。目前大氣中的 PM2.5 主要都是來自人為因素,例如石化燃料、工業排放、車輛廢氣等。(資料來源:《空氣污染防制法施行細則》《永續之殤─從高雄氣爆解析環境正義與轉型怠惰》)

小小空污,大大折壽

PM2.5 不到髮絲直徑的二十八分之一,看似微不足道,卻因呼吸累積量極大,小小的增加,都能讓人大大的折壽。

「PM2.5 是台灣人嚴重的生命威脅。」中興大學環工系教授莊秉潔指出,美國研究證實 PM2.5 每增加 10 微克 / 立方米,人就少活 7 到 8 月,還會使肺癌死亡率增加 8%,肺癌也是台灣近年成長速度最快的癌症。2003 年,肺癌是十大癌症死因第二名,10 年後到了 2013 年,肺癌已經大幅領先,取代肝癌成為癌症第一大殺手。

莊秉潔發展出一套對於全世界空污研究相當重要的模擬分析模式,他分析全國測站資料後,得到驚人結論。

他發現,全台灣所有工廠排放的 PM2.5「貢獻」給全台各地測站的量,平均高達 20 微克/立方米。換句話說,為了讓這些工廠運轉,台灣人恐怕付出了折壽 14 到 16 個月的代價。

透過測站資料,莊秉潔校正許多工廠刻意低報的排放量,並且從全台 11893 家工廠辨識出全台前 21 大空氣污染排放源,依照 PM2.5 排放當量排序前 3 名是六輕、中鋼、台中電廠;對全台測站 PM2.5 濃度影響最大前 3 名則為六輕、台化彰化廠、華亞汽電廠。

其中單單六輕使全台灣暴露到的 PM2.5 濃度,就可能造成台北人少活 13.4 天,高雄人少活 52.5 天,台中和台南人少活 64 天,嘉義、南投、雲林人少活 100 天以上,全台平均折壽 43.6 天。「單一工廠的影響範圍就這麼大,實際上(台灣人折壽)還要再加上其他工業區的『貢獻』,」莊秉潔忍不住嘆了口氣。

被忽視的心血管殺手

只是,空污對健康的傷害比你想得嚴重。

一般人聽到空污,馬上聯想到氣喘、過敏、肺癌,其實心血管疾病才是大宗。

台大醫院心臟內科主治醫師蘇大成說,PM2.5 可以穿過肺泡,帶著毒素循環全身,到處刺激血管壁,更容易產生血栓。戴 N95 口罩會呼吸困難,不可能戴一整天,所以效果有限。

根據美國心臟學會 2010 年的共識報告,PM2.5 每增加 10 個單位,總死亡率約增加 15%,心肺疾病死亡率約增加 15%,心血管疾病死亡率增加 10~15%,缺血性心臟病死亡率增加 15~20%。

台灣的數據很明確。PM2.5 的威力,連健康年輕人都敵不過。蘇大成參與莊凱任和詹長權的研究,追蹤 76 位大學生,發現空污嚴重時,他們的發炎指數和血栓指標都上升,心率變異性則下降,代表心血管疾病風險增高。

對於中年人、熟齡者,PM2.5 的黑碳成分跟糖尿病、高血壓這些心血管風險因子的效應相當。蘇大成發現,在 600 多位平均 46 歲、沒有心臟病的人身上,居住地 PM2.5 黑碳濃度愈高,頸動脈愈厚,代表動脈硬化風險提高。其他包括 PM10(懸浮微粒)、氮氧化物,都與「烏賊車」排放的黑碳,有同樣的效應。

睡不好的人更慘。蘇大成研究 161 位平均 55 歲企業員工,PM2.5 每增加 10 個單位,心臟就比較無力、心血管彈性變差、全身血壓上升,而且睡不好、熬夜而夜間血壓不正常的人,變化更顯著。

PM2.5 對健康的影響:懸浮微粒不只危害呼吸道,也造成癌症、心血管疾病

空氣中的懸浮微粒會經由鼻、咽及喉進入人體,10 微米以上的微粒可由鼻腔去除,較小的微粒則會經由氣管、支氣管經肺泡吸收進入人體內部。不同粒徑大小的懸浮微粒,可能會導致人體器官不同的危害,例如呼吸道疾病、癌症、新生兒低體重、心血管疾病。

都市、鄉村、室內空污都難逃

北部都市雖然較少工廠相鄰,但空污來源並不少,多以汽機車廢氣為主。

台大醫院環境及職業醫學部主任陳保中表示,國內外研究發現,都市中 PM2.5 暴露量最高的駕駛,是腳踏車和機車,而腳踏車又因為有運動效果,吸得最多。「騎單車最好去郊外,」他說,在尖峰時段的都會馬路邊騎車,實在很傻。

如果不騎車,走路可以嗎?

最新研究發現,走路最糟糕,坐捷運最好。北醫公衛系副教授莊凱任針對 120 個年輕的台北通勤族,比較走路、搭公車、搭捷運、開車,四種通勤方式的 PM2.5 暴露量,結果走路暴露量最高,風險是搭捷運的 8 倍,坐公車和開車則居中。

躲到山裡?或不出門可以嗎?

中研院副院長陳建仁和莊秉潔合作的研究發現,輕飄飄的 PM2.5 隨風飛到中央山脈,下沉在一般認為空氣最清淨的南投縣,環保署的即時監測也可以看到,這裡空氣總是特別差。莊秉潔提醒,1 千~2 千公尺這個高度,相當於「空污的鍋蓋」,如果要到山上呼吸新鮮空氣,至少要超過 1 千~2 千公尺,比較沒問題。

室內的空氣品質,則受到生活習慣和社區環境直接影響。

蘇大成曾經直接到民宅裡測量 PM2.5,他發現,即便家人只在陽台吸菸,室內 PM2.5 濃度還能飆到 300~400 個單位。附近的宮廟燒香、工廠排放廢氣的時候,家裡 PM2.5 也能衝破上百單位,並持續一段時間。

採取行動,捍衛呼吸權

「空氣污染是沒辦法自力救濟的,」詹長權眉頭深鎖,語重心長。他說,美國總統歐巴馬為了減少溫室氣體和空氣污染,將燃煤火力發電廠全面天然氣化。

「替代能源就在那裡,應該要做,」詹長權強調,台灣若使用新燃料,第一步能做的就是全面天然氣化,PM2.5 至少能減少 9 成以上。

不要以為不可能,韓國首爾就已經將首都圈 50 到 80 公里內的公車全面天然氣化,空氣品質大幅改善。

莊秉潔則建議,先透過分析模式校正工廠低報的排放量,再根據真實的排放量,向廠商課徵「空污健康捐」,用來補償受傷害的民眾。「已知各廠減損多少壽命,那麼一條命多少錢?損失一年壽命算多少錢?」莊秉潔說,這能誘使工廠積極減排。

地球公民基金會副執行長王敏玲表示,台灣空污已超量太多、太久,環保署、經濟部、衛福部、教育部都有責任。重點工作包括:環保署加速推動空污「總量管制」,衛福部更積極承擔全國健康風險評估的工作,行政院必須改善部會橫向連結,並且確立大方向,改革才有效率。

她也呼籲企業經營者謙卑學習環境倫理、修正生產方式,例如將過去不誠實申報、不重視提升減排技術,一味壓低成本的陋習改過來。

至於身為消費者的你我,除了減少垃圾、節制消費,也可以用消費投票,抵制無良企業的產品、支持友善環境的企業。同時,透過聽演講、投書、參加公聽會等方式,增加對環境議題的認識和參與。

現代人必學「呼吸避險術」

政府作為刻不容緩外,為了讓呼吸遠離污染,幾個避險招數一定要學會。

喜歡散步的陳保中無奈地說,台北市的大馬路不適合騎單車,沿線也不適合散步,因為在大量車流的旁邊慢慢走,空污就吸得多。他只走小巷子,盡量遠離大馬路。

詹長權更提醒,要特別保護孩童,因為令人難忍的是,車輛廢棄排放位置跟兒童身高相當,使孩童吸入更多廢氣。更別在公車專用道上久待,那裡也是空污濃度極高的地方,因為 PM2.5 能穿過肺泡,連口罩都擋不住。

回到家裡,蘇大成建議,戒菸、不燒香或點蚊香、勤打掃減少灰塵、使用抽油煙機、遠離宮廟和工廠,都是維持居家空氣品質的基本功。

在我們這一代,台灣幾乎找不到沒有空污的地方了,但只要心中有正確的風險概念,生活還是能夠盡可能趨吉避凶。不過,當我們採取行動改變自己、監督政府和企業,下一代才能無懼地呼吸。

捍衛呼吸權,你可以這樣做

● 通勤時間選大眾運輸,少騎車走路。

● 散步挑小巷,遠離大馬路。

● 盡量別待在公車專用道。

● 空污嚴重時,減少戶外體力消耗,及減少在戶外逗留的時間。

● 上山呼吸新鮮空氣,至少要超過 1 千~2 千公尺。

● 室內不抽菸、不燒香、不點蚊香、勤打掃減少灰塵、使用抽油煙機。

● 住處遠離宮廟和工廠。

● 要求政府:使用替代能源、加速總量管制、課徵空污健康捐、查緝烏賊車。

● 要求自己:減少垃圾、節制消費、抵制無良企業、積極參與公共事務。

正文完
文章赞赏 謝謝支持
post-qrcode
 0
Implementer
版权声明:本站原创文章,由 Implementer 于2021-03-29发表,共计3621字。
转载说明:除特殊说明外本站文章皆由CC-4.0协议发布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選擇比努力更重要!
评论(尚無留言)
验证码